|  

行業資訊

雄獅少年 現實題材的合家歡動畫 能否走出國漫“中國少年宇宙”

2021-12-31 10:46:07





作為北京精彩“中國少年宇宙”的第一部,國產動畫電影《雄獅少年》交出了其階段性的成績單。

“舞獅”傳統文化、原創故事、國潮風格……作為近年來國產動畫電影熱潮中罕有的現實主義題材作品,《雄獅少年》自點映階段就收獲不少關注,即使因影片人物外形卷入一場輿論風波,8.3的豆瓣開分,后隨著口碑不斷發酵漲分到8.4,位居今年國產電影評分首位。

談及票房目標時,該片監制張苗曾表示,希望大家的創作能夠收獲市場的回報,鑒于疫情下市場的環境,定下的目標是全力以赴先不賠錢,如果能略有盈利,那就很好了。

作為制片人和發行人,張苗曾深度參與過《戰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藥神》、《我和我的家鄉》、《你好,李煥英》等多部成功電影作品。自去年底重新出發,北京精彩的重要布局便包括“中國少年宇宙”的推進,而《雄獅少年》為首的動畫電影三部曲占據目前披露的“宇宙”片單中的一半,足見其分量。

首度從策劃階段就參與動畫電影項目的張苗表示,動畫電影與真人拍攝電影,雖然長期以來是兩個不同的創作群體,但“隔行不隔理”,同作為電影,兩者其實有很多內容創作的共同規律。

作為監制,他所要強調的是保證作品藝術性和產品性的統一,“沒有藝術性,這個作品的產品性是沒辦法成立的。但同樣沒有產品性,作品的藝術性也無法傳播、難以為繼。這兩者是互相促進的?!?/span>

體現在《雄獅少年》身上,這是一部典型的動畫人和電影人攜手打磨的作品。在藝術性層面,《雄獅少年》嘗試去找到一種現實主義表達方式與寫實審美風格,而產品性不僅見于流程管理、周期控制、劇本打磨等細節,還在于這次宣發策略、IP及宇宙觀的初探、以及與藝術家合作等衍生內容的開發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雄獅少年》的片頭,“北京精彩·美術”的副廠牌已經亮相,這意味著北京精彩正式進軍國產動畫電影市場。而其后續節奏如何,當下的“中國少年宇宙”能否成型,《雄獅少年》或是一個風向標。

此前張苗曾強調,做少年的故事,不能把它做成一種自嗨,也不是一種回味,他心中的追求是“少年是所有人的最大公約數”。


班底

真人電影與動畫電影的貫通


作為北京精彩的第一部動畫電影,“舞獅”少年的故事誕生于兩年前8月的一次會面。

張苗和導演孫海鵬此前在動畫電影《美食大冒險之英雄燴》有了第一次合作。雖然于2018年上映的這部電影市場表現不及預期,彼此經過對于動畫電影市場的思考之后,再度攜手。

雙方用很短的時間就確定了合作的計劃。孫海鵬提出了5個題材方向,“舞獅”是其中之一。

在主創看來,“舞獅”題材在市場上本就稀缺,前有真人電影范疇“黃飛鴻”系列已成經典。再拍真人舞獅,在年輕觀眾看來未必能超越經典。而動畫作為一種表現技術能很好的展現舞獅,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在主創團隊層面,孫海鵬導演本人,在類似的題材上已經有所嘗試。早在2007年,孫海鵬就開始創作“包強”系列動畫短片,自2009年組建團隊后又陸續推出《美食大冒險》電視動畫及動畫電影《美食大冒險之英雄燴》。在過往的作品中,孫海鵬塑造了一個唱著《龍拳》、會使用雙截棍,有著肉包子外形的“包強”,以傳統飲食“Kungfood”來演繹中國文化,可以說在傳統文化題材上早有觸及,并且在動作設計與場面調度上也具備一定的基礎。

此外,班底又有具有真人電影制作經驗的創作人員加入,由此組成了一個“真人電影和動畫電影”相結合的班底。如剪輯指導葉翔曾操刀過《你好,李煥英》。

自嘲“無卡司、無流量、無IP”,《雄獅少年》同時借力音樂破圈,不管是五條人樂隊的大熱曲《道山靚仔》,還是椅子樂團獻唱的影片插曲《Rollin’On》MV、九連真人獻唱的片尾曲《莫欺少年窮》MV等配曲,恰到好處的拉動了情緒氛圍營造。

雖然看好動畫電影已有一段時間,這是張苗首次以監制身份參與一部動畫電影,之所以選擇這樣一個團隊陣容,張苗認為“隔行不隔理”,動畫圈與電影圈之間有很多內容創作的共同規律,應該進行一次擁抱彼此的嘗試?!?/span>

基于對市場需求、題材走向的理解,張苗最初和孫海鵬導演約定的制作周期是24個月。后了解到這個時間其實挺緊的,但基于流程化的制片管理,還是按時完成了。


難度標簽

原創現實主義的機會


“原創”和“現實主義”是確定了“舞獅”題材之后主創首先強調的“難度標簽”。

之前很多動畫電影是借助IP,比如一些傳統故事等。既有作品改編的優勢可以給尚存觀影門檻的國產動畫電影引流,但在創作上也可能受限于固定的人物關系和人物背景。而主創認為關注當下的現實主義則是動畫表達的責任,希望它能說好現在的故事。

《雄獅少年》選擇聚焦留守兒童群體。簡單來說,《雄獅少年》是一個少年成長的故事。留守少年阿娟和好友阿貓、阿狗決定參加舞獅比賽,在退役獅王咸魚強的訓練下,以及歷經生活的重重磨礪后,變為“雄獅”的故事。



影片第一幕表現了少年三人組拜師學習舞獅的過程,輕松幽默的基調下,對于“舞獅”文化進行了細致的展現。在少年們剛剛取得舞獅復賽資格之時,阿娟父親的突發意外讓情節突然反轉。舞獅夢想必須讓位于迫切的生計問題,對于阿娟在城市坎坷經歷的刻畫,也讓影片的現實主義表達得到深化?!拔瑾{大賽”的最后一躍,少年也實現了自我的成長蛻變。

在故事內核的表達上,影片試圖傳達的是“雖然每個人成長,在長大之后道路都會不同。但少年時期大家有最大的公約數,回憶里有許多共同的畫面?!?/span>

基于這樣的故事內核,在強調與現實貼合的價值觀下,影片極力呈現出高度寫實的畫風。影片中出現的村莊建筑、泥濘的道路,甚至是植被分布以及光影效果,都極力還原出了南方村落的“煙火氣”。

導演孫海鵬曾表示,《雄獅少年》在鏡頭語言設計上應用了很多真人電影物理攝影機的攝影參數,包括機位、景深、焦距等等。為了實現可信可考的高精度場景,主創團隊在順德的兩個村莊持續采風了一年。

作為這部動畫電影的監制,張苗曾強調保證作品藝術性和產品性的統一。這兩者是互相促進的。


《雄獅少年》定位于“合家歡”,希望能夠獲得全年齡受眾的認可。


張苗曾總結在選擇劇本層面有一個共性的標準,就是“強娛樂,強共鳴,強共情”。曾對外表示,這是三級跳的標準,一個成功的電影必須是強娛樂,做好了差不多就是60分,但項目要真正成功,還需要共鳴足夠強烈,形成比較大范圍人群的共情。

回顧這一輪的發行,《雄獅少年》提前兩周在全國范圍內進行了點映,監制張苗和導演孫海鵬在廣州、太原、鄭州、武漢等全國11城進行密集路演。上映以來,圍繞著《雄獅少年》的討論沒有停止過,第二周末票房全面超越首周末,《雄獅少年》在宣發行層面依然在有序地努力著。


動畫賽道

新廠牌“北京精彩·美術”出發


在《雄獅少年》影片末尾出現了彩蛋,阿娟在“舞獅大賽”結束后從廣州又去到上海打工,宿舍的墻上貼著代表少年經歷的照片,桌上似乎還放著一些高考模擬題,或是預示著阿娟新生活即將開始。張苗表示,“它既是中國哲理的一種呈現,也是隱藏著對下一部作品的線索”。

作為北京精彩“中國少年宇宙”系列的開篇,《雄獅少年》將和另外兩部動畫電影,共同組成“中國少年宇宙”中的動畫電影部分。

在北京精彩今年6月公布的片單中,“中國少年宇宙”共包含3部動畫長片和3部真人長片。

《雄獅少年》之外,動畫電影《鑄劍少年》的背景設定在歷史階段中的宋代,講述了中華少年如何在江湖中行走并且追求夢想的故事;動畫電影《逐日少年》則是面向未來的語境,根據小說《追逐太陽的男人》改編創作,講述百年之后一幫熱血少年的故事。

在這次《雄獅少年》的片頭,“北京精彩·美術”的副廠牌已經亮相,表明了北京精彩做動畫電影的決心。本次電影的制作即由導演孫海鵬所在的廣州易動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北京精彩共同完成。

監制張苗表示,動畫電影肯定會是一個有潛力的市場。簡單類比來看,“過10億的真人電影很多,但過10億的動畫電影只有2部,肯定還有很大的空間?!?/span>

從目前的票房走勢和當下的市場環境來看,《雄獅少年》或難出現爆發式增長。但《雄獅少年》更大的探索意義或在于,在國產動畫日益崛起的當下,北京精彩初步驗證現實主義動畫電影在國內電影市場的狀態。

區別于基于神話IP的改編,這或將是國產動畫電影現實主義表達新范式的開啟。

自2015年《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以來,國產動畫電影開始得到更多關注,并逐步在傳統的低幼向動畫電影之外,探索出了借力神話IP的題材取向,由此涌現出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緣起》等作品。從排名靠前的作品來看,“神話宇宙”已經成為主流。

作為“中國少年宇宙”的第一部,《雄獅少年》承載著世界觀搭建的第一步。

有分析認為,多次出現的臺詞“只要心中有鼓點,還在心中響起,我們就是一頭雄獅”,以及影片中反復以背景音形式出現的“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富則國富”等《少年中國說》一文中的句子,已經進一步將“舞獅”這一非遺項目的立意升華,呼應著“中國少年”這一主題。


合作伙伴

與華錄百納背靠背,旨在影視業務2.0升級


從今年春節檔期間《你好,李煥英》的片頭中北京精彩的logo首度露出,再到如今“中國少年宇宙”的亮相,北京精彩的布局正逐步展開。

作為華錄百納電影板塊的重要成員,過去一年,北京精彩自身也完成了身份的轉變。

去年年底,華錄百納斥資3億獲得北京精彩46%的股份,而后今年10月下旬,也即《雄獅少年》上映前夕,華錄百納又公告以3260.87萬增持北京精彩5%的股份,北京精彩隨之正式成為華錄百納的控股子公司。

關于北京精彩后續的發展,在今年6月上海電影節期間北京精彩首度對外的發布會上,張苗曾表示,基于未來影視娛樂2.0階段的思考,將為廣大觀眾提供“強娛樂”、“強共鳴”、“強共情”的優質電影、網大、網劇、超級短格式、線下影視主題沉浸互娛體驗,以及其他創新格式的影視內容。

影視產業娛樂布局已經進入到了2.0階段,體現出兩個特點,其一是內容的多格式和多賽道,其二就是開發IP的長尾效應。

目前來看,這一理念已經在動畫電影這樣典型具備衍生開發優勢的新賽道上落地。據悉,這次《雄獅少年》也做了影視衍生內容的創新探索,邀請數位青年藝術家合作,參與電影的海報設計、簽名版畫、衍生品、藝術展及后續的一系列活動。而之前片單發布時提及的超級劇本娛樂計劃,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



與此同時,注重新時代的表達也是當下北京精彩比較獨特的一部分。就在《雄獅少年》上映同期,由新華社榮譽出品,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精彩、人杰文化、華錄百納出品的《我們是第一書記》于今年12月初上映。影片以新聞素材為載,探索了新聞和電影相融合的新模式。上映后取得了不錯的口碑評價,貓眼評分9.4。

疫情反復讓今年的電影市場幾經波折,張苗曾表示,“明年肯定有比今年更多的項目開機。然后重點就是推進少年宇宙項目?!袊倌暧钪妗磥磉€有很多可能性,“中國少年宇宙”是給自己設的一個目標,至于接下來的作品倒不一定都是現實主義或者原創,也不一定只有6部。我們任重道遠?!?/span>


-End-


關于IP365X

IP365X商貿對接平臺作為由政府指導、中國輕工業聯合會和26家國家級行業協會支持的第三方商貿對接平臺,平臺涵蓋2000+國內國際知名IP,400+知名IP方。同時,依托CLE中國授權展強大的被授權商數據庫,IP365X平臺匯聚16個行業優質被授權商資源,包括玩具游藝、服裝配飾、禮品紀念品、食品飲料、嬰童用品、文具辦公、家居家紡、健康美容、電子數碼、軟件游戲、運動戶外、圖書出版和音樂音像等,365天全年無休為授權商和被授權商搭建精準對接平臺。

IP365X包括PC端以及移動端雙平臺,經對企業和IP核實后,提供IP形象平臺全年展示和在線對接機會,有效促進授權生態圈企業的全年度交流與合作,發現潛在合作客戶,對接合作需求,助力行業創新和高效高質發展。



關于CLE中國授權展

作為亞洲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專業授權貿易展會,中國授權展(China Licensing Expo)由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自2007年開始舉辦,至今已成功舉辦14屆,被公認為在中國市場上開展授權業務的最佳商貿平臺。為國內外最具影響力、最熱門的IP授權項目提供了與各行業優秀制造商及零售商面對面深入溝通的機會。



關于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

協會成立于1986年,是中國唯一的全國性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社團組織,是中國政府指定的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在國際玩具工業理事會(ICTI)的唯一合法代表,是ICTI Care Foundation監事會成員,同時,也是政府、企業、媒體和消費者認可的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的代言人。

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會員包括在中國境內從事玩具、嬰童用品、模型和游戲的生產、銷售、設計、檢驗、教育等相關業務的跨地區和跨部門的各類企業。

點擊了解更多詳情


以上報道來源:東西文娛,不代表本平臺觀點,轉載好文目的在于增進業界交流。掃描二維碼關注【CLE中國授權展】訂閱號了解更多行業資訊。CLE中國授權展2022年10月19-21日上海開幕。

京ICP備05031553號-6

把尿姿势 失禁喷h